稻花香白酒业务经营承压 特色小镇商铺入驻率不

来源:未知日期:2019-05-10 02:01 浏览:

  编者按:原本应该在生态、文化方面独具特色的小镇,近年来却被一些地方作为融资平台来打造,致使旅游景区等空戴上了“特色小镇”的帽子。

  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主任徐林1月13日在首届中国特色小镇论坛上表示,没有产业、没有内容的特色小镇最后可能会演变成空心镇。

  长江商报记者近日踏访调查了——首批国家级特色小镇之一的宜昌市龙泉铺古镇发现,由稻花香集团旗下两家全资子公司运营的特色小镇项目,当前的经营状况惨不忍睹,被曝出共拖欠近200万元工资,总共两三百家店铺,入驻率不到1/3,开业率仅为一成。

  3天前,新近履新的董事长蔡开云在誓师大会上的豪言壮语,似乎还话音未落,孰料稻花香集团旗下负责运营龙泉“特色小镇”的两子公司,却被曝拖欠员工近200万薪资。

  所谓祸不单行,一边是日益惨淡的主营白酒业务的经营承压,一边是向旅游文化产业拓展的败走麦城,曾经一度辉煌的稻花香集团在2018年之初似乎开局不利。

  据宜昌龙泉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宜昌龙泉旅游”)员工陈华平(化名)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宜昌龙泉旅游和稻花香宾馆共欠薪178.4万元,已拖欠六七个月之久。

  1月12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位于宜昌市夷陵区龙泉镇的稻花香集团总部。面对记者的询问,稻花香集团相关部门对拖欠工资一事表示“不知情”,而该集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方丽华则向记者表示,正在积极妥善处理,已对拖欠工资的公司在进行审计,下周会有结果。

  据了解,稻花香集团旗下的宜昌龙泉旅游主要负责龙泉“特色小镇”的经营管理工作。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整个小镇的商户两年间仅开业一成,经营不善是此次事件的深层原因。

  工商资料显示,宜昌龙泉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2000万元,董事长蔡宏柱、副董事长蔡开云、总经理许玲玲、董事朱星宇、谢京伦、监事王明星、方丽华、王佐。其中,蔡开云出资比例为41.67%。稻花香集团官网显示,龙泉旅游为旗下核心成员企业。

  多名龙泉旅游职工向记者表示,“我们这些欠薪的员工,之前也向稻花香集团反映多次,但得到的答复总是正在处理。”

  长江商报记者联系上龙泉旅游办公室主任熊某,他表示,拖欠工资一事属实,稻花香集团也正在处理,“集团开会说下周会把工资都发出来。”

  1月12日,长江商报记者赶往湖北宜昌,来到位于稻花香集团6楼的行政部门办公室了解情况。然而,办公室里的四名工作人员均表示,对此事毫不知情。

  随后,记者又找到稻花香集团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这两家公司均是独立运营,集团只是一个管理机构,“对于下面的成员企业,第一集团不控股,第二个它有独立法人,是自主经营。”

  不过,方丽华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拖欠工资的问题需经过审计以及相关信息的核实后,才能知道究竟欠了多少钱。“集团目前正在处理,下周就会有结果了。请你放心,有行政督察部门在管,我们哪敢拖欠谁的工资。”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得知,稻花香宾馆的法人为谢丽娟,是湖北稻花香集团工会的全资子公司。

  据知情人士透露,谢丽娟曾是稻花香宾馆的总经理,同时也负责稻花香集团的整个旅游产业的经营管理。然而,2017年11月,谢丽娟突然离职,“她的离职也成为此次员工工资长时间没发的因素之一。”

  同时,该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公司的事务由方丽华代管。记者查询得知,方丽华也是龙泉旅游的监事。

  对于此事,方丽华承认:“目前旅游产业的负责人辞职了,这一块很长一段时间是空白,很多事情都没有捋清,很多后期问题我还要代表我们集团来处理。”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在“特色小镇”龙泉铺古镇探访发现,其生意可用门可罗雀形容。资料显示,文化旅游产业是稻花香“一主三辅”产业格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加快建设“中国特色小镇”、发展龙泉镇乃至夷陵区全域旅游的需要。

  1月13日上午,景区流量本应爆棚的周六,龙泉铺古镇却门庭冷落。龙泉旅游办公室主任熊某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目前古镇里已入驻商户有70多家,但记者走访发现,开门迎客的仅有20来家。为数不多的几名游客,正四处张望寻找吃饭的地方。

  “平时基本上不怎么开张,都没有人来,周末运气好还能坐上几桌。”老乡村餐馆的老板汪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店是最早一批入驻古镇的商铺之一,但两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算上房租和人工,我已经投了大几十万了,这里的租金也不便宜,我们最开始的一批为35元一平方米,还有物业管理费3元/平方米。我们那时候来的早是赌它能够做起来,哪想到现在是这种情况。广东会国际娱乐官网

  无独有偶,恩施土家豆皮商铺也是第一批入驻小镇的商户,因为售卖的产品属于民俗文化,沾光了优惠政策,可以申请免去房租,可却依然养不活员工。

  “在这里耗不起,这几个人的工资都付不起了。其实,开始大家都还是信心满满,自从2017年‘十一’以后,很多商铺就关门了。公司之前的领导走了嘛,属于过渡期,现在谁负责古镇都不知道,要看开年后怎么样。”恩施土家豆皮商铺的老板说道。

  据知情人士介绍,龙泉铺古镇招商情况一般,总共店铺有两三百家,入驻的商铺仅70家左右,入驻率不到三分之一,开门迎客的只有二三十家,“其他的就只是挂了一个招牌,常年不开门,没有人气。”

  “招商政策没有诱惑力,而且一变再变,根本招不进来,已经入驻的商铺觉得没有人气都关门了。”知情人士总结古镇的招商问题时说。

  对于稻花香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方面的话题,方丽华不愿意多说,她告诉记者:“对于旅游这一块,我们现在也正在努力,招商不咋地也没有关系,也不会影响到谁。”

  尽管旗下企业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但丝毫未影响稻花香集团的“壮志雄心”。1月10日,就在陈华平期待发薪水的前一天,2017稻花香集团年会暨2018誓师大会隆重举行,稻花香集团董事长蔡开云率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亮相。

  大会现场,蔡开云作2017年度工作报告时表示,2017年,稻花香形成“一主三辅”产业新格局,集团经营业绩取得新突破、主业市场彰显新活力、产业发展凸显新动能。

  数据显示,稻花香酒业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22.9亿元,较上年增长0.84%;其主营业务白酒营收20.51亿元,与2015年同比下降5.02%。同时,稻花香集团以营收523.28亿元,位列湖北民营企业百强榜单第二位。这也就意味着,稻花香主营业务白酒营收只占到集团总营收的4%。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是整个中国白酒分化最严重的一年,从产业结构来说,白酒行业呈现一个哑铃形态。一头是价值型的企业,还有一头是价格型。稻花香属于一个区域性的品牌,那就注定了它在价格型的这个铃上面上不去,在整个酒业的分化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它的体量和利润一定是受到进一步的挤压。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它只能占到整个集团百分之四。”

  谈到中国酒业发展趋势,朱丹蓬认为,整个中国应该在2018年酒业分化会趋于一个最终的阶段。“也就是说很多的白酒企业可能面临的倒闭,被兼并,被收购这样的一个趋势,那未来整个哑铃型的这个白酒的这个品牌的格局不会改变。整个价格型这一块的话还是一拖价格为杠杆儿,而价值型这一块的话还是依托他的规模、利润以及他的品牌,他的股市进一步加剧分化。”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从中长期看,股市依然向好,但在股价快速上涨的背景下,短期要关注业绩增长能否和股价相匹配。

  近期南船对旗下上市公司重组方案的调整,无疑引发了市场对此次南船业务整合的猜测。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现在企业拟IPO热情下降了很多,大部分企业对于是否要冲层保层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A股和新三板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核心组成部分,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下互通、有机联系的重要纽带。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站注明“来源:中国网财经”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如今,步赞的公司成功转型中端白酒销售,面临转型困扰的酒水经销商问他成功的原因,“强化转型意识,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量力而行,步步为营。”他说。

  今年拍卖的秋酿头酒分别为明代窖池秋酿头酒3坛、清代窖池秋酿头酒3坛、1960年窖池秋酿头酒3坛。拍卖仪式由歌德盈香拍卖行主持,拍卖现场气氛热烈,叫价声此起彼伏。经过激烈竞逐,苏州新立酒业公司董事长高湘江以180万元的价格拍得明代窖池秋酿头酒,定远远大商贸公司董事长叶开兵以168万元的价格拍得清代窖池秋酿头酒,上海程申实业公司董事长程驰以70万元的价格拍得1960年窖池秋酿头酒。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