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中国最好的几家名酒厂占据大部分市场份

来源:未知日期:2019-10-09 12:21 浏览:

  主持人:就是在这样并推发展之下,我们看到去年郎酒集团整体的销售额重回百亿,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汪俊林:大家讲值得庆贺,但我们没有做任何的庆功,因为100亿只是郎酒回归2012年的基础。过去我们也走过些弯路,这几年我们重新打基础,所以我们把2019年作为发展的元年,也是郎酒重新高速稳步、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年。

  从今年开始用5到10年时间,实现郎酒的战略目标,首先就是在白酒行业中占据重要地位,或者说最重要的地位。既然叫重要地位,没有300亿、500亿的销售规模是不行的,所以说郎酒这100亿销售只是一个开始。

  但销售规模并不是唯一目标,品质、利润也要做上去。建造郎酒庄园就是让所有的消费者来到现场监督我们,从粮食采购回来,到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再到储存、勾调、洞藏,要让消费者看到一个真实郎酒。我们就是有这个底气,把自己家里的所有让消费者看得清清楚楚。从现在开始用5到10年坚持做下去,郎酒就有希望。

  现在我们正在用3年左右时间把酱酒产能做到5万吨,我们一年用当地的高粱大概4万吨、小麦4万吨。4万吨高粱大概要使用几十万亩土地,带动几十万农民增收。给消费者最好的品质,同时带动周围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两个加起来才是全方位地对标茅台、成为两大酱香之一。

  邓德隆:为什么郎酒要一树三花、要多定位协同?应该说这样才是我们对消费者负责任的一种战略布局,把最好的自然资源禀赋运用好,通过多定位协同,将最好的资源和产品对接不同的市场和消费者,给他们创造价值,让他们选择简单,令他们的生活品质提升。所以汪总说100亿不是目标,500亿也不是。在未来的白酒行业,郎酒肯定要去占据举足轻重的一个席位。

  主持人:白酒行业的区域消费的特征相对明显,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地方名酒。郎酒作为著名川酒,下一步如何更大范围的去占有全国的市场,尤其是经济最发达的东部地区?

  汪俊林:中国区域市场分割比较明显,这是市场经济不发达的结果。现在中国经济正在快速发展,产品的地域性在迅速打破。我相信再过5年到10年,一定是中国最好的几家名酒厂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

  邓德隆:我同意汪总的看法,白酒行业向头部集中是一个正常的、任何行业都要经历的从分散到集中的过程。全球化一个非常大的利好就是资源的最佳配置,因为全球化有一个根本的利益,就是消费者利益最大化,所以全球化的势头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个人阻挡得了的。赤水河出两大酱香,这种最好的自然禀赋,应该不只是贡献给中国,我认为它是全人类的。所以汪总说这里要打造是世界 级酒庄,要把整个生、长、养、藏这样一个过程展现给大家看,好酒是这么酿出来的,所以郎酒当然是世界的,而非仅仅是某个区域的。未来10年,这个市场会向几个顶 级企业集中,郎酒必须去要尽这个责任占据一个头部位置。

  汪俊林:郎酒应该在白酒行业中是品质促进者,我们明确提出品质是第一位的。对消费者来说,如果酱香白酒的选择只有茅台一家,价格可能还会更高,我们有责任把酒做得更好,给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让这个价格适中而不是最高。我们希望把品质做到一 流,把规模做到一定程度,让酱酒位于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这样才能长久。

  汪俊林:因为这些酒的时间太长了,像天宝洞里这一坛坛酒都存了二三十年了,谁有二三十年的耐心存酒呢?所以它价值高也是必然的。赤水河只有茅台镇到二郎镇这一带酒出的比较好一点,其他流域两边都是悬崖,没有土地,所以说酿酱酒的土地资源也极其稀缺。

  主持人:汪总作为郎酒集团的掌门人,其实个人的经历也颇具传奇色彩,曾经拯救了多家濒临倒闭的企业。作为一位数度挽狂澜于既倒的企业家,你对郎酒集团未来有什么样的希望?您希望把它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企业?

  汪俊林:我们想的就三个字,酿好酒。让消费者喜欢,给消费者带来好处。当然要做到这一点确实很难。中国的企业这么多年就是赚快钱,每个都想一夜暴富,我觉得这个阶段过了,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做事情,把事情做到极 致。

  邓德隆:你这个做到了。90多岁的大哲学家李泽厚是位酒仙,他原来只喝茅台的,后面我送给他青花郎。喝了以后,他说:小邓,你下次不要给我买茅台了,你给我喝青花郎。

  汪俊林:茅台和郎酒还是有些差异的。茅台镇到二郎镇还有几十公里,虽然我们和茅台的工艺一样,但微生物和气候不完全一样,小环境也不一样,所以酒出来它还是有些差异性,我们怎样利用差异把它做得更好?作为两大酱香我哪些还不够完善?哪些跟茅台有差距的?这些方面我要不断提升。哪些是茅台没做的而我做得好的,我就坚持下去。

  汪俊林:定位是企业对消费者的承诺。这承诺就是你说出来了,你一定要做到,消费者才会信任你。定位也是企业的法律,企业所有经营动作的围绕这个定位去做。“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既是郎酒的定位,又是对我们时刻的鞭策,我们是不是把所有的资源集中起来,做到了两大酱香?要经得起历史检验,经得起消费者检验,经得起各行各业检验。

  邓德隆:汪总强调定位它是一种纪律、一种律令,每一个经营环节都是按照这个定位来决定企业如何配置资源,来审视自己有没有履行对用户的承诺——既然我是两大酱香白酒之一,我要跟茅台等量齐观,那么我现在还有哪些差距?我创造的价值是否匹配我的定位?用五年,用十年去践行,这才是定位。

  汪俊林:我们是定位的受益者,再好的企业,我觉得定位都是很重要的,“两大酱香”的定位是要我们时刻牢记对消费者的承诺,也是激励我们把郎酒的品质做到跟茅台一样好,甚至更好的品质。

  主持人:感谢汪总和邓总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祝福郎酒作为一个传承者和创新者,继续酿出更多极 致品质的好酒,将中国的白酒文化发扬光大,谢谢两位。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