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创尧有点惋惜地说

来源:未知日期:2019-05-06 06:58 浏览:

  “若作酒醴,尔惟曲蘖”。酿酒要加入酒曲,缘由是酒曲的生物催化作用可以让酒更香醇。儋州市东成镇书村村委会陈宅村村民们却用酒曲催生了自己的“香醇生活”。

  今天一大早,年过六旬的陈宅村村民陈创尧就把还未晾干的酒曲,搬到家门口的100多平米的晾晒场上晾晒。

  “前天到市场上卖了300多斤酒曲,一斤3元,现在晾晒的有400来斤,再过两天就可以卖了。”陈创尧告诉记者,现在是酒曲销售淡季,10月份到第二年的4月份是旺季,可以卖到4元一斤。他和老伴两个人每年都要做3万斤的酒曲,除去成本,能赚6万多元。

  陈创尧做的酒曲,外白内灰,呈球形。其原材料主要是,甜糖叶、野生姜、香草、稻谷、谷糠、米粉等。做法也很古老,“全是手工,先把山姜、香草、甜糖叶研成粉末,再混入稻谷、谷糠,加水搅拌,并揉捏成长条,再用刀切成等长的小四方块。”陈创尧介绍,接着放进有米粉垫底的簸箕里摇晃成为球形,放上几天等待发酵就可以拿出来晾晒。

  陈创尧的一手技艺是在40年前从长辈那里学到的。“1974年就想尝试做酒曲,但当时没有米。”陈创尧说,直到1980年,他开始以制造酒曲为业,并成为新中国成立后陈宅村第一个以制造酒曲为生的人。

  在儋州农村,家家户户都自酿美酒,这也让陈宅村的酒曲事业越做越大。陈宅村一共80多户,在陈创尧的带动下,靠着制造酒曲,家家户户不仅过上了好日子,还培育出了20多名大学生。

  陈创尧两个儿子,就有一位是大学生。他笑笑说,“那家大学生多”。他说的“那家”是指赵英娥家,她的一儿一女都是大学生。赵英娥告诉记者,陈宅村的土地不多,种田只能糊口,供小孩上学都是靠做酒曲。她笑称,自己的儿女是“酒曲大学生”。

  不过,子女上大学也让陈宅村人产生了“幸福的烦恼”,陈宅村的酒曲事业现在正面临着人员断层问题。陈创尧的两个儿子都不做酒曲了。“我们也老了,慢慢就做不动了。”陈创尧有点惋惜地说。

  如今,陈宅村还在做酒曲的只剩下8户。“2户稍微年轻点,40多岁,另外8户都是50多岁、60多岁的老人了。”

  “现在很多东西都能用机器生产,酒曲也应该能吧?”陈创尧希望年轻人能够回乡继承这一传统手艺,并且把它发扬光大。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