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续办理要广开绿灯

来源:未知日期:2019-06-08 04:33 浏览:

   近日,贵州金沙县大水乡群众反映称,贵州金沙回沙酒厂大量占用耕地和基本农田违法建白酒生产基地,地方政府为其开“绿灯”放行,本报记者实地进行了调查走访。

   谁来坚守政策“底线年开始交土地承包费,一直交到2010年,现在土地被酒厂强行收回去了,种了10多年的土地没了,也没有任何补偿,我们现在没办法生存了。”1982年从贵州黔西县从新区定新乡新庄队搬迁到金沙县大水乡承包土地的王正权告诉记者。当年,金沙农场解体,农场数千亩土地亟待开发,随后建起窖酒厂,酒厂也无力对土地进行开发,几千亩土地遗置很大。“为响应政府建设酒厂、开发酒厂的号召,我们携妻带子,涌向大水,1000多人,在无住房、无生活、无援助的情况下,把一颗热烈的心倾注到酒厂几千亩土地上,一干就是10多年。如今,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强行收回,生活无着落,看着新建起来的金沙回沙酒厂厂房。”王正权既感慨又无奈。

   记者在网上看到的资料显示:2007年10月26日, 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万吨金沙回沙酒技改扩能项目正式开工建设。项目计划总投资约9亿元,年产金沙回沙酒1万吨。

   据金沙县环境保护局提供资料显示:金沙回沙酒共分两次向毕节市环境保护局申请扩建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第一次:2012年2月24日,金沙县环境保护局出具了关于对《金沙回沙酒4000t/a扩建工程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初审意见的报告。报告上介绍:该项目位于金沙县西洛乡大水村(现厂址东北面),占地面积143340平方米,在原有生产规模的基础上新增生产规模4000吨/年。第二次:2013年1月22日,也出具了年产关于对《金沙回沙酒5000吨/年扩建工程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初审意见的报告。该次报告显示: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金沙回沙酒5000吨/年扩建工程项目”是在原厂基础上进行扩建,扩建后全厂总生产规模达到15000吨/年。总用地面积173420平方米,总投资35500万元,记者按照总用地面积173420平方米算了一下,约等于260.13亩。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曾经是他们所说的农田上,记者看到:一排排厂房已经建成,制曲车间的工人正在安装调试设备,周边原来的农田已经被建筑垃圾掩埋,杂草丛生。

   根据国土资源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禁止用地项目目录(2006年本)》和《禁止用地项目目录(2012年本)》中,已均将白酒生产线列入其中,凡列入“禁止用地目录”的建设项目或者采用所列工艺技术、装备的建设项目,各级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和投资管理部门一律不得办理相关手续。违反规定办理相关手续的,要依法追究有关部门和有关责任人的责任。

   然而贵州金沙回沙酒厂扩能改建从2007年已经开始,难道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对国土资源部、国家发展改革委2006年就将“建白酒生产线列入限制和禁止供地目录中”的政策不知道吗?还是明知而为?

   而在2009年5月8日贵州省人民政府印发《贵州省白酒产业振兴计划》的通知中,第三条明确要求:把贵州金沙窖酒酒业公司10000千升/年优质酒项目列为主要任务和重点项目,2009年启动一期工程,新增4000千升/年金沙回沙酒,项目总投资3.5亿元,计划2年内完成。

   几百亩的农田和土地被占用,金沙回沙酒改扩建项目相关手续是否办理呢?记者进行了调查。

   记者随后来到金沙县国土局了解金沙回沙酒厂的扩建工程建设用地手续审批情况,办公室告知,相关分管领导和工作人员均不在办公室,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该局相关科室姓徐的负责人。

   “我们是按政府的要求把需要的土地规划出来进入招、拍、挂程序,土地的用处就不清楚了,我们只按照城镇用地和工业用地性质来划分。是否用来建白酒生产线我们就不知道了,至于金沙回沙酒厂扩建项目用地是否违规,是否是基本农田,我不知道!”

   而更有意思的是,2012年8月5日,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朱立军在金沙回沙酒厂实地调研时明确要求:省、市、县国土部门对金沙酒业建设用地要给予大力支持,手续办理要广开绿灯,提高为企业服务的办事效率,为金沙酒业的发展做好服务。

   从2007年开工建设后,该酒厂分两次(2012年1月、2013年2月)才向环保部门申请做环评,是否涉嫌“先上车后补票”呢?

   “是有这种嫌疑,”金沙县环保局环评股卢世平股长对酒厂的做法表示默认。“我们没有审批权限,只能出具对该项目的初审意见。并向上一级有审批权限的主管部门报批。”而随后记者两次联系该县分管国土的副县长,想进一步了解该项目的情况,在得知记者的意思后,该副县长均以开会为由拒绝。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回复。

   “2012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号)文件后,地方政府如获‘上方宝剑’。贵州白酒产业又是传统支柱产业,各种酒类工业园区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出来。但地方政府只顾政绩,很难兼顾中央政策与地方发展的实际情况。像这类情况时有发生。”贵州省国土厅一位工作人员分析。

   “但经济要发展,土地使用指标有限,怎么办呢?地方政府只能打政策的‘擦边球’,先上马,后想方设法地‘补票’——假如该项目政府可能只给了100亩的指标,但又不够。剩余的部分就只有想方设法地从其他地方挪借。或者今年的指标不够用了,等到明年、甚至后年才将用地指标补上。”该工作人员坦言。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