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这“一穗红粮”

来源:未知日期:2019-10-18 19:49 浏览:

  昨日,四川经济日报头版头条以《一穗红梁撑起千亿产业——泸州市白酒产业发展固态酿造纪实》为题,大篇幅报道我县发挥原产地优势,实现“种酿合一”,推动郎酒、潭酒等高质量发展,为泸州发展千亿白酒产业做出古蔺贡献。

  站在泸州市古蔺县吴公岩崖颠往山下看,一辆辆三轮车、微型货车满载高粱,穿行在曲折的盘山公路上。这里,是川南泸州古蔺郎酒的隆滩与清水红粮基地。一穗红粮酒半杯,高粱越红,酒香越浓。

  近年,四川省委、省政府提出“川酒振兴计划”,推进“中国白酒金三角”建设,巩固提升川酒品牌优势。地处白酒金三角核心的泸州,“要充分发挥白酒固态酿造优势、原产地优势,坚定不移发展千亿白酒产业。”4月19日,泸州市酒类产业发展大会上,市委书记刘强的话掷地有声。

  如何发展固态酿造?如何发挥原产地优势?“鼓励企业采用原产地粮酿原产地酒,实现‘种酿合一’。”泸州市酒业发展促进局提出,支持酿酒企业通过土地流转等多种方式新建、扩建高粱种植,把原粮种植基地建成白酒产业链条上的“第一车间”,把原粮种植农民视为白酒产业链条上的“产业工人”,构建现代农业标准园区,做实泸州酿酒原粮基地。

  川南产好粮,川南出好酒。《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中明确发展目标,到2020年,泸州酿酒专用高粱种植面积达100万亩。从“小杂粮”到大产业,这是泸州市委、市政府狠抓高粱种植、推动白酒高质量发展的第一步,也是泸州白酒融入全球“酒业经济”的战略性一步。

  泸州,地处北纬28°长江中上游地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上最适合酿造蒸馏酒的地方”,也是世界上浓香、酱香两种白酒香型的唯一叠合区。

  粮是酒之肉。1952年,泸州老窖大曲酒在第一届全国评酒会上跻身“中国名酒”之列;1984年,郎酒在第四届评酒会上成为“中国名酒”。“除了水源、空气、气候、土壤微生物以外,最重要的是原料——本地的青壳洋高粱。”8月19日,郎酒股份公司常务副总工程师、古蔺郎酒厂公司副总经理沈毅介绍,这种高粱颗粒很小、颜色很红、皮张很厚,当地老百姓称之为红粮。“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交通运输还比较落后,不可能到东北拉高粱,更不可能有澳洲、美国的高粱,没那条件。”泸州能酿出驰名中外的两大名酒,一定有这个地方与众不同的东西。

  沈毅介绍,郎酒正不断加大研发人财物的投入,对赤水河畔及延伸区域的水质、气候、土壤以及本地青壳洋高粱进行多渠道多形式的数据检测。“我们通过稳定同位碳元素检测法能分辨不同品种的高粱,通过稳定碳同位素分析法识别高粱的产地。”数据显示:青壳洋高粱单宁含量达2%-2.5%,高于其他酿酒高粱品种。

  5、发酵:为保证原料发酵得好,出缸后再配少许的红糟,以及曲粉2公斤。等料温降至30℃,再重回酿缸内发酵。发酵时第一天温度可达33℃,第二天逐渐低,到第7天出缸时,料温己降到27-28℃,便可提取蒸馏。

  “1985年,全市高粱种植面积28.5万亩,总产6.3万吨,是上世纪的最高峰。”泸州市农业农村局粮油生产科科长宋其龙边翻历史资料边介绍:“那时的杂交高粱品种可能还在试验阶段。”2001年,泸州老窖开始探索高粱基地建设;2011年,泸州推进高标准农田示范项目;2014年,泸州高粱种植面积突破70万亩(统计数据),达到了历史种植水平新高。

  今年,为了进一步充实酿酒高粱的数据支撑,泸州市酒业发展促进局制定了《不同类型高粱酿造浓香型白酒产业化示范方案》,委托四川省水稻高粱研究所和泸州市酒业协会的专家组共同进行研究。“这个项目旨在深层次探明青壳洋高粱、四川杂交糯高粱、北方杂交粳高粱、澳大利亚粳高粱四个具有代表性高粱品种酿造浓香型白酒(单粮型)的品质差异。”

  模已完建,九月启试。《方案》将通过传统作坊酿酒作业和现代酒庄酿酒作业两种模式,获取不同高粱品种酿制白酒的品质特性和酿造工艺的参数。

  “目前,泸州市仍继续强化‘高粱基地是白酒酿造第一车间’理念,发展酿酒专用糯红高粱种植,推动高粱种植向专业化、标准化和规模化发展。群策群力,部门联动,到2020年,全市高粱种植预计达到100万亩。” 泸州市酒业发展促进局党组书记、局长任晓波说。届时,泸州酒业初步实现纯粮固态酿造,原酒品质“第一车间”产业链基本筑牢。

  翻开历史,泸州酒业始于秦汉,兴于唐宋,盛于明清。高粱、小麦等农作物伴随泸州酒业的发展,承载着历史。从“田间”到“口中”,好的高粱才能酿制出美酒,如何进行品质管控?泸州的酒企下足了“硬功夫”!

  “绝不让一粒不合格的高粱流入车间。”沈毅说,要保证酒的品质,首先要保证高粱的品质。郎酒与泸州全市140多个村建立了订单合作关系,要确保高粱品质,郎酒建立了“公司+科研院所+高粱收储公司+订单合作社+种植户”的“网状质量管理体系”。

  为了保障郎酒的品质,郎酒公司与科研院所经过长期的研发,研发出郎糯红19号,该高粱品种有效区别于其他品种,郎酒公司目前的订单高粱均种植的是郎糯红19号。

  何为19号?沈毅解释道:“我们从2004年开始对酿造用高粱进行研究,到现在都19代了,高粱的品质就等于酒的质量,我们公司一直在不断投入不断优化高粱的品种。”

  从种子发放到农户手里开始,郎酒公司整合力量,从田间地头的土壤、水源检测,到农户栽种技术指导,再到收储商储粮密封、车辆运输GPS定位,到车间,郎酒公司均有专业技术人员进行全方位管控……

  “我们不要求亩产太高,每亩的产量控制在250—300公斤就可以了,因为高产不一定高质,我们鼓励农户进行原始种植。”沈毅表示。

  如何保证订单高粱的品质?沈毅谈道:“粮为酒之肉,好的高粱才能酿造出好酒,我们对订单高粱验收十分‘严苛’,对源头进行质量把控,运输回来的每车高粱均要进行检测,抽检方式随机,货箱底部都要进行抽检,配备的科学检测设备十分先进,如果有农药残留是逃不过仪器检测的。”

  从2001年开始,泸州老窖开始建绿色高粱种植基地,2006年,逐渐推进绿色高粱基地向有机高粱基地升级提升,构建“公司+合作社+农户”的运营模式。

  泸州老窖每年投入400-800万元进行有机高粱基地建设,在高粱基地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给予扶持,在田间道路、杀虫灯、蓄水池、沼气池等基础设施建设给予补助,改善高粱基地生产条件;公司对高粱基地实施“五统三免”措施。五统即统一种子繁育、统一农资发放、统一技术培训、统一病虫草害防控、统一收储管理;向种植户免费发放种子、免费配送有机肥和免费发放生物农药,组织农户自制堆肥、沼气液肥、油枯等,确保农户不违规施用化学肥料和农药,从源头保证高粱全过程质量安全、全过程可追溯。

  古蔺县二郎镇隆滩村公路旁的院坝中,陈胜刚老俩口一人起埂,一人扫粒,翻晒着刚收割的红高粱。“趁天气好,再晒一两天就可以卖了!” 陈胜刚夫妇的儿女都在外务工,两老在家务农,去年4000斤郎酒的订单高粱,让两老尝到了甜头,收入12000余元。今年,两老又栽种了12亩。“收入不会低于去年。” 78岁的陈胜刚老人笑呵呵地告诉记者。

  从2011年开始,江阳区石寨镇凤龙村的方廷刚就把自家的耕地水改旱,为泸州老窖种植高粱。“有机糯红高粱产量更高,公司还提供种苗、有机农药和肥料,只需出力出地就行。”方廷刚给记者算了笔账:按今年的保底价,自家种20亩高粱,省工省力不谈,每亩还比种水稻要多挣500到600元。

  像陈胜刚、方廷刚这样的高粱种植户,遍布川南地区。郎酒与140多个高粱示范村签订种植协议,而泸州老窖也在泸州多个区域建立了数十个有机农场,高粱种植户已从当初的“吃螃蟹者”发展到了几万户。

  “今年确定的订单保底收购价为6元/公斤,具体的收购价需要根据市场竞争价进行适当调控。”沈毅介绍,除了赤水河畔对岸的仁怀和长江上游的宜宾,泸州市内也有很多酒厂在“抢粮”。

  龙头带动,星火燎原。同处白酒金三角的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和郎酒的原料需求量逐渐增加,高粱供需缺口不断拉大。仙潭、玉蝉、华明等骨干、中小微酒企也开始规划自己的高粱种植基地,为高端酒品储备原料。

  沈毅谈道,有刚性的需求,又有田间地头的劳动力,加上高粱特殊品种收购价较高,老百姓的种植积极性很高,随着酒业的发展将促进高粱种植业的扩大,老百姓脱贫致富将取得更好的效果。

  “每月工资4000多元,全家一起就是1万多。”罗德英一家三口都在黄舣白酒产业园区工作,丈夫在物流公司,自己和女儿在包装车间。经过几年的努力,落户城区,成了地地道道的“酒城市民”。

  泸州白酒产业园区管委会经信局副局长赵建华介绍,园区以白酒酿造为基础,向上促进原粮种植、生态农业等第一产业发展,向下延伸商贸物流、文化旅游等第三产业发展,构建了完整的产业链。

  泸州,凭这“一穗红粮”,不仅职业化了“农民”,还拉长农业农村现代化的“产业链”,走出了乡村振兴的“泸州经验”,高粱成为这个城市酒业产业链上的“第一节点”,也将成为撬动泸州高质量发展千亿白酒产业的杠杆。

  “一干多支、五区协同”的蓝图已绘就,“5+1”现代产业体系已铺陈,泸州依托“一穗红粮”,撰写千亿白酒产业的时代篇章。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